Antoniay

☆年少时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

© Antoniay
Powered by LOFTER

赤降 赤司君在第三次心动时选择了告白 1

*全是ooc 一堆私设 老梗扒拉出来的脑补

*考试摸鱼产物 

*世界上最好的赤司巨巨和降旗小天使不属于我 ooc全是我的

*如果可以欢迎红心蓝手评论和捉虫❤❤❤


—————————————————————————————————

1.

冬季杯结束了。

降旗背着包走出球馆的时候看着已经漆黑的夜空有些出神。他甚至在心里不断地问自己:这样就结束了?没有一直坐板凳,没有上场传几个球就被换下来,没有被吓到动弹不得以至于叫救护车,和想象的也有差啊。好像也没特高兴,也没太兴奋的样子...?

降旗低头看着因为和队友击掌而发麻的手掌得出了自己高兴过头结果傻掉了的结论。

你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东西啊。他自己问自己,不由笑了出声。

 

在不远处没急着赶回酒店的赤司则没太多的自我辩论。这很反常,他靠在长椅上放空大脑,安静的过分了。

刚刚还“和平共处”偶尔出声的另一个人格这时候连命令和呵斥都剩了,和半个多小时前与黑子握手的那个赤司四舍五入完全不相同。也对,他也没和黑子握手,赤司忽然冒出这个想法。

大概是因为刚拿回主导权,赤司闭上眼睛隐隐还可以看到满天星河和那个熟悉的黑暗的角落。

他想不通“未来”这个词。

生活不会因为一件事失控,但失去对万事的预测的冲击使他不得不停下来去思考那些早已得到明确答案的问题。比如“篮球”比如“未来”。

明明将虚无缥缈的词汇具体化了,却在刹那间又再次飘渺。赤司睁开双眼,耀眼的异色眸子中带着些许暗淡。事情在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阴着脸的赤司吓坏了路过的降旗。


2.

冬天只在篮球服外套个外衣就坐在长椅上深思的赤司君怕不是因为输了球后傻了吧?


3.

降旗仅用一秒就收回了这个大不敬的想法。


4.

赤司征十郎在四十分钟之内,人生受到了两次冲击。

刚刚夺回身体主权就面临败北,被打败他的人之一给予安慰。

赤司并没觉得那里不对劲,深思片刻反而觉得正确极了。


5.

“赤司君?赤司君你在听吗?”降旗在自顾自的劝慰了半天后,鼓起勇气凑到赤司面前。

眼前与他年龄相仿人一直坐姿端正,目视前方......这很不正常!降旗心中警铃大作。

他虽然自知是个普通人但还是自诩会安慰人的。按道理,听了这些话后不至于哭怎么也得眼含泪光双手捧面...吧?


6.

降旗完全忘了赤司不是普通的女生,他是不普通的男人啊!


7.

好像哪里不太对。


8.

从断片中回过神来的赤司有一些困惑,他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也低估了降旗的语速。

所以他都说了什么。赤司暗自皱眉。

所以他到底听没听见。降旗满头问号。

仅仅几分钟,这两个人各自进行的心里活动丰富到可以和巴尔扎克啰啰嗦嗦的长篇大作媲美。

赤司抬起头便看懂少年放大了的写完关切的脸,近到连小绒毛也清晰可见。对方浅浅的带着少年阳光味道的气息在冬夜中分外使人无法忽略,尤其是不断喷在自己的面颊上。

这样炙热的呼吸足够融化初雪了吧......

赤司听见自己心跳漏了一拍又恢复如常的声响。有那么一瞬间这个念头甚至让他感觉自己曾经纠结的胜负论也毫无意义。


9.

“啊!抱歉抱歉抱歉!赤司君您有没有感觉好一点?”突然瞳孔聚焦的赤司显然吓到了尝试与他对视的降旗,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的降旗连敬语都搬了出来。


10.

所以这是怎样的发展啊......

降旗拖着分外沉重的身子回了家,拖着分外沉重的身子上学,拖着分外沉重的身子参加训练。

在第七次险些被火神撞倒时他被满脸不爽的相田叫下了场。等他回过神时诚凛的各位一脸用来看被恶鬼缠身的小可怜的表情在他和他手中的手机之间来回打量。


“寄件人:赤司征十郎

   主题:无

   内容:谢谢。”


11.

降旗感觉自己没回过神。


12.

“什么?!”

降旗一脸沉重的坦白了几天前的事情全部经过,详细程度堪比国小时费劲脑汁写出来的日记。这种连穿什么的细节都没错过的描述显然收获了一干惊叹。伊月甚至少见的倒抽了一口气表示震惊。

“虽然这样说有些主观臆断,但这确实不太像赤司君能做出来的事。”

“剪刀怪?”

“火神君太失礼了。请不要随便给别人起奇怪的外号,会让不知情的人很困扰的。”

“奥!很疼的黑子!不要随便打别人头啊!”

“...适可而止啊你们!跑题了喂!”

“抱歉。准确来说,两个都不像。”


13.

赤司发现事情正再次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明明只是礼节性的道谢却收获了四五条赤司的回复,看这语气和手笔,应该出自黑子的指导。

这就让赤司觉得有些烦恼了。

黑子和降旗这个组合,即使是拆成单人也令他不由困惑,凑在一起没准还会搞出什么更无法预测的幺蛾子。

等等。

为什么会用幺蛾子这个词?

好像不太重要。


14.

降旗自从和黑子一起嘀嘀咕咕发了好几条短信之后一连几天梦到赤司,一开始只是梦见自己在他面前平地摔的全方位不同视角,发展到最后变成了梦见两个赤司不断融合,还朝他笑。

这就非常吓人了。

降旗在黑子多多少少的话语中是知道赤司人格分裂,还是非典型那种这件事的,但毫无征兆的梦见这个冲击力完全不亚于忽然发现黑子是个姑娘。

被吓虚了的降旗又不由担心,说不上为什么的那种。

于是他决定发条短信,等他注意到时间显示是晚上11点时,信息已经标记了“已读”这样的字样。降旗后悔的当场表演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回旋跳下床,在想象中,并表示他选择当场死亡。


15.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两个人一连几周聊到半夜,赤司不再以养生为重的十点睡觉,降旗也不再躲避赤司如洪水猛兽。他们间的话题甚至从NBA扯到了未来。

“寄件人:降旗光树

   主题:未来

   内容:近期最想做的事情当然是和赤司一起合宿打篮球了。哈哈,果然很               普通吧”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