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oniay

☆年少时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

© Antoniay
Powered by LOFTER

赤降 赤司君在第三次心动时选择了告白 3 完结

*全是ooc 一堆私设 老梗扒拉出来的脑补

*考试摸鱼产物 

*世界上最好的赤司巨巨和降旗小天使不属于我 ooc全是我的

*如果可以欢迎红心蓝手评论和捉虫❤❤❤

———————————————————————————————

43.

降旗赶回房间时赤司正倚着阳台门框,看样子似乎在赏月。

又是月光如水的夜,玫红色的发烧镀了一层银色,少年的皮肤显得分外白皙,目视远方的样子让降旗想到了在自己领地漫步的狮子。

那一瞬间降旗明白了,什么心跳异常,明明就是他第一次猜测的那个结果。

降旗光树对他的朋友,有了心动的感觉。


44.

他迟疑许久,自己也不知道还应该说什么。用尽全力刚迈出一步,大地的晃动便让降旗险些摔倒。平日的经验告诉他两个字:

地震。


45.

赤司只是在考虑明天训练怎么安排,余光便将少年不安的身影抓了个正着。还未开口,地震的摇晃让他差点站不住脚。非条件反射般的将还未回神的少年推到墙角又护在怀里。

他惊讶于自己熟练的动作才意识到在梦中已重复数遍。


46.

两个人紧紧贴着,心脏有力的跳动传递给彼此。地面左右晃动渐渐停止,赤司也没有松手。


好了,既然你已经成为能保护别人的人了,看来我...

不行。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你,既然你已经学会了怎么保护别人就会保护自己。

不行。

别这么幼稚,况且我也不会真的消失,你难道在质疑...

不行!

没有人可以质疑我的选择,即使是你也不可以。不要纠结于过去了,你即是我,我就是你,世界上只有一个赤司征十郎,也只会有一个。


他看着十几年前母亲过世站在自己身前的人从那个角落走出来,完全相同的面孔,身形。

似乎几年前奇迹四分五裂时也没让他这样感到窒息。没有人愿意失去最亲密的自己,但他知道谁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


47.

赤司抱紧了降旗,用力的程度好像要将他融入自己的身体,颤抖的手抓着降旗的衣服。

他从来没有这么慌张过,另一个人格的融合意味着他会回归人们口中所谓的正常,但赤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抗拒过成为人们眼中的正常人。

他适应了一切,到头来却要回归别人眼中最圆满的原点。别人眼中的帝王这一次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他......消失了吗?”

“......恩。”

“其实,赤司不需要什么事情都做到完美。”

其实,赤司君不需要什么事都做到完美。

“胜利的收获和失败是一样的,你都在不断地追求自己渴望的一切,即使是意外也是生活给予的惊喜而非负担。”

胜利和失败一样都是有收获的,因为都是你在不断追求自己的渴望,即使是失败也是生活给予的惊喜而非累赘。

“恩。”


降旗停下了唠叨,和一个月前基本相同的话这一次起了效果,肩头的温热让他感觉自己正拥抱着她的全世界,沉甸甸的。每说出一句安慰人的话,降旗就感觉自己也在跟着疼一分。

不是出于NPC的职能和设定,隐隐触到对方最柔弱的角落便让降旗有了同感。他自认为丰富的想象力此时完全失效,他压根想不出是什么样的压力迫使一个小小少年分裂出另一个人格保护自己,又是什么样的环境催促着他不断快速成长。

降旗回抱赤司,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感激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拥有的善意和体谅。


48.

赤司感受着少年渐渐平稳的心跳,说不上心生依赖起码让他不再被不安淹没。降旗光树是他此生最大的意外,也是最想留住的不可抗力。

因为人格融合而空出的地方此时正在有什么温暖的感情在漫漫填满,几乎溢出。他意识到自己从未忘记降旗那些曾经安慰他的话,甚至清晰如昨日,他的大脑早已做出选择令肾上腺素一次又一次的提示,只是精神在为过往而苦苦挣扎,而迷惘。

因畏惧失控而错失惊喜,才是最大的失算。

赤司蹭了蹭降旗的肩,熟悉的控制感在不断回归。他笑了,似乎在一场时间漫长的拉锯战中赢得胜利那般,但他清楚,这比胜利重要的太多太多。


50.

“光树啊。”

“在呢。”

“光树。”

“我在呢。”

“光树。”

“赤......征十郎?”

“恩。”


51.

“我喜欢你。”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