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oniay

☆年少时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

© Antoniay
Powered by LOFTER

赤降 赤司君在第三次心动时选择了告白 2

*全是ooc 一堆私设 老梗扒拉出来的脑补

*考试摸鱼产物 

*世界上最好的赤司巨巨和降旗小天使不属于我 ooc全是我的

*如果可以欢迎红心蓝手评论和捉虫❤❤❤

————————————————————————————————————


16.

几天后,洛山邀请诚凛合宿的邮件刚发过去,赤司就意识到一切正在向不可控的方向疾驰。因为一个人而完全不像自己,这件事情不得不让他好好反思。但是这一次,赤司并没有听到另一个人格的回应。

那里安静的过分,这非常不寻常。


17.

赤司绝不会承认有几秒他感觉到了不安,即使是在火神试图强行打开那扇门时也没有丝毫不安的感觉的他,这一次确实有了危机感。

他试图忽略,但只能做到将这个疑问埋在心底,等待着正确的时机找出谜底。


18.

降旗见到赤司的时候没有觉得尴尬,甚至还寒暄了几句像是久别重逢的旧友。因为紧张而有些泛红的脸上洋溢着独特的光彩,甚至是那双普通的毫无特点的双眼也格外吸引赤司的注意。

洛山的各位众脸懵逼很有不久前诚凛各位的风采。


19.

毫无相似之处的两个人因误会与理由谜一样的关心而成为朋友,友谊的小火苗歪到堪比“某 只 是 朋 友 哦”光影组合。

实渕玲央对此给予一个微笑不做过多评论。


20.

噫,刺激。


21.

这天晚上两个人没有发短信。


22.

因为被分到了一个房间。


23.

下午的训练把体能非常一般的降旗折磨的险些累瘫,看着安然无恙甚至有兴致喝杯茶的赤司,对此作为普通人的降旗不得不承认他有点羡慕。

耸耸肩,便转身进了浴室。


”赤司?能帮我递下毛巾吗,我忘了带进去了。”降旗有气无力的声音从浴室传来,附带回声效果。

放下茶盏的赤司皱了下眉头从床上捞起毛巾,到底是长不大的小孩,他想。


走进浴室时氤氲水汽隐隐勾勒青少年的脊背,没有过多的肌肉,肤色呈健康的小麦色,头发湿漉漉的,少年回过头时眼睛也充满水汽,像只温顺的小鹿。

赤司尽力控制自己不去看降旗被热气蒸红的脸,但心脏噗通噗通的快要跳了出来。他并不是没见过别人洗澡的样子,相反,在住校时还见过不少,降旗和那些有着发达肌肉或者纤细身条的少年们相比,他显得普通太多了。

但飞快的心跳无不在提醒赤司一件事情。


“给。”

“谢啦!”

降旗并没注意赤司的反差,他毫不吝啬的给予眼前人一个大大的笑容,只是在结果毛巾与赤司常年偏凉的手碰上时,心里忽然顿了一下。


24.

隔着浴室的门,两个少年揣同样乱拍的心跳,各怀心思。


25.

晚上的时候赤司躺在床上照例反思经过的这一天。

冬季杯之后第一次见到降旗...

眼睛闪着少年才有的光的降旗...

训练时明显跟不上却从不放弃的降旗...

浴室里...


26.

怎么都是降旗?赤司愣住了。

那一瞬间他才明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世界里渐渐只有一个身影越发清晰,甚至让他无从为自己开脱。


27.

先是败北,后是违背生活规律的彻夜闲聊,全然不可控的合宿和心跳异常。赤司将一切归为意外,但最近的意外比他生命的前十几年的总合还多。


28.

剪不断,理还乱。

中国的那句词是这么用的吧。


他有种合宿结束之后找绿间聊聊他的天命论的冲动。


29.

但显然赤司克制住了。


30.

月光顺着窗户爬进来,洒在降旗的脸上。他也在困扰着,是不是生病了最近心脏怎么总是忽快忽慢的,降旗想。

只是处于好心的安慰意思失落到失常的赤司,却得到了联系方式;只是处于关心的证实对方是否无恙,却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只是短期内关系飞速发展却不可控的心动......心动?!


31.

降旗发誓他长这么大上一次这么慌还是冬季杯被扔上场和赤司对阵。

他并不保守甚至算得上开放,但这种事突然降临到他身上,降旗还是猝不及防。


32.

那不是意外,和天命也没关系。

是你动心了。


33.

陷入沉睡之前,赤司听见了另一个人格久违近乎冷漠的声音。


34.

一夜无话。


35.

合宿还是要合宿的,即使每天鸡飞狗跳。

今天的火神在快被二号吓到神经衰弱后,黑子终于停下了他的恶作剧,两人相视片刻,黑子开口了:

“火神君有没有觉得最近降旗君有点奇怪?”

“阿降?还好啊,除了和赤司相处的话......”

“等等!”

“怎么了?”

“火神君请再重复下刚才的话!”

“什...什么嘛。我说,如果不包括和赤司相处......”

“这就是奇怪之处!”


难得面目表情有变化的黑子迅速吸引来了诚凛一众的注意。

几分钟之后,降旗在此被围在中央。


36.

不只是出于八卦还是关心,显然黑子也觉得事情在向奇怪的方向发展,大有一去不回的势头。


37.

晚上结束训练后,降旗被黑子叫住,没什么寒暄,横刀直入:

“降旗君,请留心下赤司君,拜托了。”


38.

这比梦见连个赤司融合还吓人。


39.

“也就是说,黑子你认为赤司的两个人格正在不断融合?”

降旗略微消化了一下信息量有点大的对话,似乎什么都能合理的解释通了。所谓不可抗力不过是主观臆断嘛。他松了口气,眉头舒展开来。但降旗又发觉哪里不太对劲。


40.

“我心跳异常总不会是因为赤司人格融合气场太强收到波及了吧?”

“什么?“


41.

听到解释后,黑子看到一脸严肃的降旗强忍不笑的回答:

”为什么不去问问赤司君?“

抱歉了赤司君,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黑子在心底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但恶作剧几乎成功还是让他倍感喜悦。


42.

好有道理!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45 )
TOP